Look at me now _ 王志明

发布时间:2020-07-17  阅读量:539

IET在这个春天举办了“LOOK AT ME NOW——科技创造未来,分享你的故事”活动,希望投身在工程技术领域的您能跟我们分享您是如何选择科技道路的。 

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财富,是照亮世界的火把。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分享您的真实经历启迪更多新生代力量走上工程技术的道路,为创造更美好世界打开无限可能。

 

他的故事:

姓名:王志明
年龄:50

工作单位:电子科技大学基础与前沿研究院

人物简介:王志明,1969年10月出生,山东高密人。电子科技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基础与前沿研究院院长,国家领军人才,九三学社省委委员,四川省政协委员。1998年从中科院半导体所博士毕业后,前往德国马普所进行深造,后又于美国阿肯色大学工作11年相继担任副研究员和研究教授。2011年回国加入电子科技大学。

研究领域:功能纳米材料、纳米光子学、光电原型器件设计与制备研究

 


 

儿时的我

中小学的时候,我很喜欢阅读各类书籍以及写作创作,那时感到最兴奋的事情就是老师选我的作文在班上读。一直到大学阶段我都很想当作家,因此悄悄投稿参加了各类文学竞赛,但最喜欢写的还是武侠小说。因为武侠小说的创作需要那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独立自由的思想。甚至在北大读研期间,我仍然保持着这种写作创作的习惯。而“将来要当科学家”的这个概念,是在大学阶段才逐渐成为我人生理想的鲜明主线。我依然清楚的记得,大学毕业时同学们给我的寄语,他们都认为我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位科学家,希望我去拿诺贝尔奖。


长大的我

 

我认为小时候的爱好和梦想现在的职业是有关联的。武功精进和科研突破有类似的相通之处,还有的便是共同的家国大义。我的职业是大学教授,从事科研工作,也就是需要不断创新搞创作。写论文、写项目、写申请书这些都是一种书面的学术交流,然后还要琢磨学术写作的话语体系来凸显自身研究的创新点。目前我的期刊论文专著图书一页一页摞起来要比我人还要高一些。其实无论是我小时候想当作家还是后来想当科学家,都有一个共性就是比较自由:自由思考,自由创造,自由发挥,这些都是我非常欣赏的地方。也许正是这种共性才构成了我的思维方式与科学、文化体系。


工作的乐趣

我喜欢现在的工作,其实一部分原因也是喜欢这种自由,时间自由,空间自由。我还可以到世界各地去交流去学习,开展国际合作,融入国际一流的学术群体,走出去又引进来。这使我内心深处的思想空间也非常自由,不断去深挖一些新的东西、一些不确定的验证和一些未知的空间,我非常享受这个探索的过程。作为一位科研工作者,能从自己研究的领域中找到无穷无尽的探索乐趣,并将这种兴趣与工作紧紧结合起来的生活状态,对我而言,是再好不过了。


 

通过平时与同行学者的日常交流、参加国际会议以及浏览相关互联网推广信息,我逐渐接触并开始了解到IET,大家都非常认可IET在全球工程技术领域的地位。同时同行学者们也希望支持我申请并成为IET会士的一员,以证明我为纳米材料器件工程技术研究领域做出的一系列重要贡献。在这一契机下我积极申请并最终成为了IET的Fellow,在IET的知识资源、平台交流、会议活动等方面获益良多。

我认为我的工作在未来将会产生的最大影响是培养人才。我很高兴在大学里当教授,可以说是热爱。因为不同于科学家只是专心做科研,而当教授还有个任务就是培养人才,我更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团队的国家青年人才巫江教授,就是我在美国任教时的学生。2014年电子科技大学成立了基础与前沿研究院,我担任院长,而基础院该如何发展的问题也是和我一直在思考的该如何培养人才的问题相关。基础院没有本科生,主要以研究生培养为主,这是我们对面向未来的青年科研工作者应该具有的素养、技能所反思的结果,“增强原始创新能力,提高基础研究水平,提升学术影响力”。我们鼓励、支持拔尖人才参与境外研修学习和各类国际学术会议,让学生们能够接触世界科学研究的最前沿,更具世界眼光和胸怀。目前我团队在基础院第一位毕业的直博生童鑫,2019年的时候入选了电子科技大学“校百人计划”研究员。



在将来我觉得可能产生的最大的影响就是能够培养出一批具有创新能力的学生,不断突破人类现在的知识范畴,能够做出一些真正落地的东西,实现成果的转化进而推向实际应用。


对STEM的爱好

我对STEM感到兴奋之处,其实就是一个“新”字, “新”最重要的就是新的成果。尤其还记得我在美国阿肯色大学实验室那时候,会因为看到一些新的发现,晚上都睡不着觉。我团队现在至少每个星期总会有一些新的知识点出现,这确实让人非常兴奋。还有就是会遇见各个领域新的人,无论对于参与国际交流合作,还是对于推动学生运用所学到的技术去发现新的技术,我都是充满期待。


STEM是整个社会所需最多的一种技能,而一直激励我走下去的点跟感到兴奋的点是一样的,有新的发现成果,不断增加和吸引各个领域新的人,保持互通又有所不同。特别是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就是要有这种新的东西的激励和充满各种期待,让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变得更加充实有趣。




建议

我其实很羡慕年轻人,因为年轻人比我现在这个阶段拥有了更多的可能和更广阔的未来,但同时他们又是一张白纸,需要对未来充满信心不断的去学习,不断的去探索。就像我提到对于这种“新”的追求,有新的技术新的成果每天遇见新的人。一定不要因为自己的曾经如何就自我局限,对于未来,这种过于的担心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也一定不要因为工作、生活和学习上遇到的一点儿挫折打击,就觉得自己水平不够机会不够。若因此就中途放弃其实是非常遗憾的,因为这些是每一位从事STEM的年轻人都会遇到的问题,搞科学与技术就是会遇到很多的障碍,总是有起起伏伏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我一直希望和鼓励有更多的年轻人和更多的同事,从事STEM这个行业,促进多学科知识的融合、多领域人才的合作。像美国加拿大等这些发达国家,其实就是一个发达的大农村,再从生活的角度去看甚至还没有中国发达。但是为什么中国综合还是比不上这些发达国家呢?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STEM缺的是真正核心的东西,需要不断加强这背后的基础研究。着眼于“卡脖子”技术,开展基础研究解决问题,将一篇篇科研论文走出实验室转化成一个个实际应用,成为“有用”的科研成果,从而促进国家科技与经济的共同发展。